韦拉扎诺海峡大桥

编辑:大多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7-09 20:07:38
编辑 锁定
韦拉札诺海峡大桥(Verrazano-Narrows Bridge)是一条位于美国纽约州纽约市的桥梁,以双层结构的悬索桥横跨韦拉扎诺海峡来连接纽约市的斯塔滕岛布鲁克林。此桥是以意大利探险家乔凡尼·达·韦拉扎诺来命名的,韦拉札诺是有纪录以来第一个进入纽约港以及哈德逊河欧洲探险家。该桥其最长跨距为1,290米(4,232英尺),在1964年完工之初为全世界最长的悬索桥。
中文名
韦拉扎诺海峡大桥
外文名
Verrazano-Narrows Bridge
地    点
纽约市 (史泰登岛 – 布鲁克林)
设计结构
双层悬索桥

韦拉扎诺海峡大桥介绍

编辑
韦拉札诺海峡大桥
Verrazano-Narrows Bridge

  
载有
278号州际公路的12线道(上6下6)
跨越
韦拉札诺海峡
地点
纽约市 (史泰登岛 – 布鲁克林)
维护单位
大都会运输署三区桥梁暨隧道管理局
设计结构
双层悬索桥
最长跨距
1,290(4,232英尺
路面净空
4.6米(15英尺) (上层)
4.4米(14.4英尺) (下层)
设计师
奥斯马·安曼(Othmar Ammann)
启用日期
1964年11月2日(上层)
1969年6月28日(下层)
通行费
美金$9.00 (往西向史泰登岛方向单向收费);使用电子收费E-ZPass另有折扣
直到1981年,现今其跨距排名全世界第七,但是仍然还是美国境内最大的悬索桥。其高耸的塔架可以在纽约大都会区大多数地方看到。这条桥的完工为纽约市地区的区域高速公路系统提供了最后的一个连接的环节,并对于新泽西州直通长岛与肯尼迪机场、减缓曼哈顿公路的拥挤车流,有相当大的贡献。
此外,每年举办的纽约市马拉松竞赛即以此处为起点,另外大部分要进入纽约港的货船或是游艇都必须经过此桥之下。
目录[隐藏]
1 历史
2命名争议

韦拉扎诺海峡大桥历史

编辑
纽约市政府握有韦拉札诺海峡大桥拥有权,桥本身是由大都会运输署下辖的三区桥梁暨隧道管理局所维护及管理。278号州际公路经由此桥自史泰登岛跨入布鲁克林连接至Gowanus Expressway。韦拉札诺海峡大桥与其他两条连接史泰登岛与新泽西州的两条桥一起为许多来自新泽西的通勤车流提供了进入布鲁克林、长岛、以及曼哈顿新的路径。
自史泰登岛码头望向韦拉札诺海峡大桥。 自史泰登岛码头望向韦拉札诺海峡大桥。
韦拉札诺海峡大桥是在纽约州立公园处长罗伯特·莫斯任内最后一个完成的大型公共建设,莫斯为当时的三区桥梁暨隧道管理局长,而韦拉札诺海峡大桥完成了他计划中的完整高速公路系统。桥的主要设计工程师为Othmar Ammann,除了韦拉札诺海峡大桥之外,许多其他纽约市的桥梁也是由他来设计的,其中包括乔治华盛顿大桥、贝扬桥、布朗克斯白石大桥三区大桥、以及斯洛格内克大桥,而这条桥也是他的最后一个工程。这条桥的计划过程造成了大量的争议,因为韦拉札诺桥的计划地点在当时已经有了许多人居住,桥的兴建即意指这些居民必须要搬离此区域。
建造工程于1959年8月13日动工,并于1964年11月21日完工而上层通车,总造价共花费超过$3.2亿美元,下层后来在1969年6月28日也通车。完工后的韦拉札诺海峡大桥因比金门大桥长所以成为当时全世界最长的悬索桥,直到1981年位于英格兰赫尔亨伯桥完工。
韦拉札诺海峡桥的夜景。 韦拉札诺海峡桥的夜景。
两座塔架各自含有1,000,000个螺帽以及3,000,000个螺钉。 桥上的四条悬索的直径各为914毫米(36英寸),每条悬索内部是由26,108条钢线所组成,而所有钢线的全长总和为230,000千米(143,000英里)。 由于桥的长度(1,290米)以及塔架的高度(210米),在设计的时候必须要将地球的球体曲线加入设计考量之中。 由于热胀冷缩的缘故,桥面的倾斜度在夏天的时候比冬天时少12度角。

韦拉扎诺海峡大桥命名争议

编辑
一架协和号喷射机经过韦拉札诺海峡大桥 一架协和号喷射机经过韦拉札诺海峡大桥
韦拉札诺海峡大桥的命名过程经过了许多的争议。美国意大利历史学会(Italian Historical Society of America)在1951时为还在计划阶段的该桥首次提出命名提议,但是后来被公园处长莫斯拒绝后,该学会举行了许多公众活动以重新建立以被众人所遗忘的乔凡尼·韦拉札诺的名声,亦推广将此桥以韦拉札诺之名命名。在1954时,该学会的会长约翰·N.·拉可塔(John N. LaCorte)成功的说服当时的纽约州长哈里曼(W. Averell Harriman)在韦拉札诺发现纽约港的周年纪念日4月17日时宣布为“韦拉札诺日”。之后拉可塔亦随之说服了众多东岸各州的州长进行相同的宣布。在经过了多次的成功游说之后,拉可塔再次向三区桥梁暨隧道管理局提出命名建议,但还是再度的被莫斯以名称过长以及韦拉札诺的知名度问题而拒绝。
由布鲁克林边望去的韦拉札诺海峡大桥。 由布鲁克林边望去的韦拉札诺海峡大桥。
在经过了多次的气馁之后,美国意大利历史学会后来成功的说服纽约州议会通过法案决定以韦拉札诺的名字来命名此桥以兹纪念。此法案在1960年由尼尔森·洛克斐勒州长(Nelson Rockefeller)签署通过实行。虽然命名争议到此告了一个段落,但是在韦拉札诺海峡大桥完工前最后一年时发生的约翰·肯尼迪谋杀案导致有许多人要求以肯尼迪来命名此桥。对此拉可塔在得到亦是司法部长亦是约翰肯尼迪胞弟的罗伯特·肯尼迪的保证不会将韦拉札诺大桥以约翰肯尼迪命名。最后在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以约翰肯尼迪命名的结果之下落幕。
虽然拉可塔成功的将此桥的官方名称命名为韦拉札诺海峡大桥,但是绝大多数的地方报纸媒体皆有意无意的忽略任何对韦柆札诺有所提及,而使用“海峡大桥”或是“布鲁克林-史泰登岛大桥”等名称来称呼。对此,美义学会持续的大力宣扬韦拉札诺桥的正式官方名称才使得韦拉札诺海峡大桥这个名称深植人心。

韦拉扎诺海峡大桥乔瓦尼·达韦拉扎诺

编辑

韦拉扎诺海峡大桥简介

(意大利语:Giovanni da Verrazzano或Giovanni da Verrazano,1485年-1528年)是一位在北美洲从事发现活动的意大利探险家,主要为法国国王效力。他是自公元11世纪挪威人移民北美以来第一个造访北美大西洋沿岸南卡罗来纳纽芬兰岛段的欧洲探险家,其中,他在1524年发现了北美东岸的重要海湾纽约港和纳拉干湾。

韦拉扎诺海峡大桥生平

韦拉扎诺出生在意大利佛罗伦萨南部的瓦尔·迪·格雷韦(Val di Greve,现名Greve in Chianti)。他的父亲名叫皮耶罗·安德里亚·达·韦拉扎诺(Piero Andrea da Verrazzano),母亲叫做菲娅梅塔·卡佩利(Fiammetta Capelli)。 虽然他对北美洲的考察留下了详尽的记录,但对其身世却难见史书明确记载。1506年至1513年后,他移居到了诺曼底迪耶普,在那里开始了他的探险生涯。他曾多次航行到东地中海,并且在1523年,他应法国国王弗朗索瓦一世的邀请,与其探讨关于考察北美佛罗里达至泰拉诺瓦(即今纽芬兰)一段海域的问题,以求能发现穿越北美直接通往太平洋的新航线。
以领航员安托万·德·孔夫兰的指引下,他的船“王妃号”(La Dauphine)于1524年3月1日航行到目的海域附近,经过短暂停留,他开始进一步考察恐怖角以北的未知海岸,并航行到北卡罗莱纳和帕姆立科湾泻湖附近。在写给弗朗索瓦一世的信中,韦拉扎诺表示他确信帕姆利科湾就是太平洋通道的开始,并且从那里可以到达中国。这一明显错误的报告在后来的相当一段长时间被绘制在了当时的北美地图上,使欧洲人对北美的认知产生了相当大的讹误,直到将近20世纪人类都没有绘制出完整的北美地图。
在航行途中,他还和生活在沿岸的印第安人有所接触。随后,他驶过了切萨皮克湾特拉华河,但没有对这两处进行详细考察。在航行到纽约湾时,他认为这是一个巨大的湖泊,但实际这是哈德孙河河口。接着他驶过了长岛,进入纳拉干湾,在那里他和一群万帕诺亚格人进行了接触,他在自己的地图上将这里标注为“诺曼维拉”(Norman Villa)。他在这里逗留了两周,然后继续北上,一直航行到今天的缅因州新斯科舍省东南部和纽芬兰,最后回到法国。
在此之后韦拉扎诺还对北美进行了两次航行。
韦拉扎诺将西班牙殖民地新西班牙(今墨西哥)和英属纽芬兰(今加拿大)之间的这一段地域命名为“弗朗西斯”和“新法兰西”(Nova Gallia),也因此直接促使了法国对这一地区的殖民开拓。

韦拉扎诺海峡大桥去世

韦拉扎诺的死因至今不能确定,最常见的说法是他在1528年对佛罗里达巴哈马小安的列斯群岛考察时不幸身亡。他将船停泊在远离海岸处并划小艇上岸想与当地原住民进行贸易,但他很快发现这些人并不友善,传闻他接触的人是加勒比地区的食人族,他因此当场被杀害。他的兄弟杰罗拉莫·达·韦拉扎诺就在远离岸边的大船上,但由于停泊位置距离岸边太远,在火枪射程之外,而靠近岸边又需要较长时间,因而只能亲眼目睹不幸的发生。另一说他在1528年第三次新大陆航行中被小安的列斯群岛人袭击身亡。再一说他被西班牙舰队捕获,并被误当成海盗,处以了绞刑。但不管何种说法,其死亡年龄是十分确定的,享年43岁。

韦拉扎诺海峡大桥名誉

尽管他的发现是一项重大功绩,但他并未因此一举成名,也没有像当时的其他探险家一样传颂甚广。例如,按照当时的惯例,他把他发现的这一地区命名为弗朗西斯卡,但此地名和其他一些他所命名的地点都未能在航海探险界顺利流传开来。相反的,在与他同一时间(1519年—1521年)进行的麦哲伦环球航行中,尽管航海家麦哲伦本人未能完成全部环球航行,但却成为了历史上最伟大的航海家之一。
19世纪至20世纪初,在美国就韦拉扎诺写给弗朗索瓦一世的信中所描述的北美东海岸动植物和土著居民等内容的真实性展开了一场大讨论。今天,绝大部分人都认为这一信件所述情况是真实可信的,尤其是弗朗索瓦一世亲笔签名的韦拉扎诺信件被发现之后 ,这一说法已普遍被接受。
韦拉扎诺的名誉曾在现代纽约被长期遗忘,人们常常将亨利·哈德孙作为第一个发现纽约的欧洲人,并且认为这一发现应属于荷兰人而不是法国。直到20世纪50年代至60年代时,他的名誉才逐渐恢复,一座当时新建的海峡大桥被命名为“韦拉扎诺海峡大桥”。一支50年代至90年代服役的纽约渡轮当时也被命名为“韦拉扎诺号”。(渡轮上所拼写的是“Verrazzano”,但同时海峡大桥的地名标牌上却拼写为“Verrazano”,对这位航海家的遗忘从名字拼写的混乱上也可窥见一斑。)在今天美国,以他名字命名的还有纳拉干湾的詹姆斯敦·韦拉扎诺大桥和马里兰州的韦拉扎诺桥。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词条标签:
桥梁 景观景点 景点 建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