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相嗜鱼

编辑:大多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5-30 13:39:13
编辑 锁定
同义词 公孙仪不受鱼一般指鲁相嗜鱼
公孙仪相鲁而嗜鱼,一国尽争买鱼而献之,公孙仪不受。其弟子谏曰:“夫子嗜鱼而不受者,何也?”对曰:“夫唯嗜鱼,故不受也。 夫即受鱼,必有下人之色;有下人之色,将枉于法;枉于法,则免于相。虽嗜鱼,此不必致我鱼,我又不能自给(jǐ)鱼。即无受鱼而不免于相,虽嗜鱼,我能长自给(jǐ)鱼选自《初谭集·廉勤相》。)
公仪休相鲁而嗜鱼,一国献鱼,公仪子弗受,其弟子谏曰:“夫子嗜鱼,弗受何也?”答曰:“夫唯嗜鱼,故弗受。夫受鱼而免于相,虽嗜鱼,不能自给鱼,毋受鱼而不免于相,则能长自给鱼。”此明于为人为己者也。 选自《淮南子·道应训》
作品名称
公孙仪不受鱼
作品别名
鲁相嗜鱼
创作年代
古代
作品出处
《初谭集·廉勤相》,《淮南子·道应训》
文学体裁
文言文
作    者
韩非子
道    理
清白做人,堂正为官
拼    音
GongSunYiBuShouYu

鲁相嗜鱼原文

编辑
公孙仪相鲁而嗜鱼,一国尽争买鱼而献之,公孙仪不受。其弟子谏曰:“夫子嗜鱼而不受者,何也?”对曰:“夫唯嗜鱼,故不受也。 夫即受鱼,必有下人之色;有下人之色,将枉于法;枉于法,则免于相。虽嗜鱼,彼必不能长给我鱼,我又不能自给(jǐ)鱼。既无受鱼而不免相,虽嗜鱼,我能长自给鱼。”此明夫恃人不如自恃也,明于人之为己者,不如己之自为也。

鲁相嗜鱼注释

编辑
1、公孙仪:春秋时鲁穆公的相,《史记·循吏列传》作公仪休。复姓公孙,名仪。
2、相鲁:做鲁国宰相。 相:做宰相。
3、公仪子:对公孙仪的尊称。
4、尽:都
5、夫子:古代对男子的尊称。(1)
6、下人:迁就他人。
7、枉:歪曲。
8、即:假如。
9、给:供给。
10、一:整个。
11、谏:规劝君主,尊长或朋友,使之改正错误和过失。
12、唯:正因为。
13、既无:若不。
14、弟子:学生。
15、嗜:喜欢,喜爱。
16、之:代词,这里指公孙仪。
17、既无:若不。
18、受:接受。
19、故:所以。
20、虽:即使。
21、尽:都。
22、色:脸色。
23、免:罢免。
24、彼:别人,对方。
25、给():提供

鲁相嗜鱼译文

编辑
公孙仪做鲁国的宰相,并且特别喜欢吃鱼,全国的人都争相着买鱼来献给他,公孙仪先生却不接受。他的弟子劝他说:“您喜欢吃鱼却不接受别人的鱼,这是为什么?”他回答说:“我正因为爱吃鱼,所以我才不接受。如果收了别人送来的鱼,一定会有迁就他们的脸色;有迁就他们的脸色,就会歪曲和破坏法律;歪曲和破坏法律我就会被罢免相位。虽然(我)爱吃鱼,这些人不一定再送给我鱼,我又不能自己供给自己鱼。如果不收别人给的鱼,就不会被罢免宰相,尽管(我)爱吃鱼,但别人不用送给我鱼,我能够长期自己供给自己鱼。”这是明白了依靠别人不如依靠自己的道理啊!那是告诉人们,依靠为自己办事的人不如自己去办事。[1] 

鲁相嗜鱼启示

编辑

鲁相嗜鱼出处

这则寓言故事出自《韩非子》。

鲁相嗜鱼感悟

公孙仪嗜鱼但拒鱼的故事,千百年来之所以被人们传为美谈,就是因为他能够清醒认识个人好恶与事业兴衰成败之间的关系,始终做到管住小节,抵御诱惑,慎其所好。给我们的启示:清白做人,堂正为官。
我们可以通过另一个故事了解公孙仪。
故公仪子相鲁,之其家见织帛,怒而出其妻,食于舍而茹葵,愠而拔其葵,曰:“吾已食禄,又夺园夫红女利乎!”古之贤人君子在列位者皆如是,是故下高其行而从其教,民化其廉而不贪鄙。——《天人三策》
这是关于公孙仪的另一个故事,由此可见,公孙仪的道德品质大于今天人所能想象的,所以说人心不古,用现代的价值观去判断古人的价值是不可取的。德与法的辩证关系也有所体现。

鲁相嗜鱼翻译句子

编辑
1、夫即受鱼,必有下人之色:如果我接受了别人的鱼,就一定要迁就别人的脸色。
2、将枉于法:(这样)就会歪曲法律,自受惩罚。
3、此明夫恃人不如自恃也:这说明了倚仗别人不如倚仗自己(的道理)。

鲁相嗜鱼韩非子

编辑
韩非(约公元前280年—公元前233年),战国末期韩国(河南新郑)人,出身于贵族世家。他和秦始皇的宰相李斯都是荀况的学生,是秦王朝统一全国前法家思想的集大成者。他曾建议韩王采用法家主张,实行变法以图自强,但未被采纳。后来韩非的著作如《孤愤》、《五蠹》等传到秦国,秦始皇读后十分欣赏韩非的才识,说:“寡人得见此人与之游,死不恨矣。”(《史记·老子韩非列传》)为此秦始皇使用兵力威逼韩国,韩王命韩非出使秦国。韩非到秦后,不久遭到李斯的陷害,在狱中服毒而死。但韩非的政治主张却为秦始皇所实践。韩非思想主要保留在《韩非子》一书中。
  韩非生活于战国末期,这时期经历了春秋以来约300年的战争动乱局面,结束了奴隶制的统治,封建主义的经济基础已经巩固,封建主义的上层建筑也初步确立。要求出现一个统一的安定发展的政治局势,成为全国人民一致的愿望。韩非的哲学就是这一伟大历史转折时期的产物。他总结了法家在长期变法实践中的经验和教训,继承了苟况的唯物主义哲学路线,改造了《老子》的哲学,为建立统一中央集权封建国家提供了系统的世界观、认识论和社会历史观。[2] 
韩非的著作,是他逝世后,后人辑集而成的。据《汉书·艺文志》著录《韩子》五十五篇,《隋书·经籍志》著录二十卷,张守节《史记正义》引阮孝绪《七录》(或以为刘向《七录》)也说“《韩子》二十卷。”篇数、卷数皆与今本相符,可见今本并无残缺。自汉而后,《韩非子》版本渐多,其中陈奇猷《韩非子集释》尤为校注详赡,考订精确,取舍严谨;梁启雄的《韩子浅解》尤为简明扼要,深入浅出,功力深厚。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语言 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