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赛亚

编辑:大多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6-02 23:01:02
编辑 锁定
以赛亚,《圣经·旧约》中的人物,是《以赛亚书》的作者。生活在公元前8世纪。在其生活的年代以先知的身份侍奉上帝耶和华)。
中文名
以赛亚
外文名
Isaiah(希伯来文)
活动时期
西元前8世纪
职    业
古代以色列先知
〈以赛亚书〉
前39章是他所著

以赛亚以赛亚

编辑
先知以赛亚 先知以赛亚
亚摩斯的儿子以赛亚,通常被人认为是写作先知中最伟大的一位。他名字的意思是(耶和华拯救)。
以赛亚是公元前八世纪的先知,他工作开始于犹大乌西雅王“驾崩”的年代(赛6∶1-8)即元前740年,终止于希西家王(元前720-692)的年代,工作的时间很长,先后经历犹大乌西雅以下四个王的统治时期,相当于元前740-701之间。亚述王西拿基立于元前701年入侵犹大耶路撒冷,迫使希西家王投降纳贡,这事始末记载于本书36-39章,属以赛亚书中最末事件的记录。据传以赛亚先知出身王族,他的父亲亚摩斯和乌西雅的父亲亚玛谢是兄弟。这样,以赛亚和乌西雅王是堂兄弟的关系。先知的妻子是位女先知(赛8∶3),又据旧约外传《以赛亚殉难》的记载,以赛亚在玛拿西王当政年间被施以锯刑殉难,新约希伯来书11∶37中的“被石头打死、被锯锯死、受试探、被刀杀……”的“被锯锯死”指的就是以赛亚先知的遭难。[1] 
他和先知阿摩司、何西阿、弥迦同时代。在主前七四〇年开始他的职事,那年正值乌西雅王逝世(见6:1注释)。按照一个未经证实的犹太传统《以赛亚升天记》,他在玛拿西王当权时,被锯为两半而死。以赛亚有妻室,至少有两个儿子,施亚雅述(7:3)和玛黑珥沙拉勒哈施罢斯(8:3)。他大概大半生都住在耶路撒冷,欣见自己在希西家王治下造成绝大的影响力(见37:1-2)。他也撰写了乌西雅王的当政史(代下26:22)。
参看《以赛亚书》。

以赛亚先知其人

编辑
以赛亚在乌西雅(Uzziah)、约坦Jotham)、亚哈斯Ahaz)、希西家(Hezekiah)当政时期做先知。根据第六章(可能是以赛亚被呼召做先知?)的内容,以赛亚展开事工的时间是公元前745年到公元前680年(西拿基立被杀,赛37:38)。代上26:22表明在公元前745年之前,先知已开始有所活动。“这样,他活动的时间在公元前八世纪中延续了四十五年,历经犹大王约坦(……)亚哈斯(……)和希西家(……)当政时期。这期间发生了许多重要的事件,几乎比以色列历史上任何时期都多。”以赛亚娶了一位女先知(8:3),至少有两个孩子(施亚雅述[Shear jashub],即"余民将归回";以及玛黑珥沙拉勒哈施罢斯[Mahershalalhashbaz],即,“掳掠速临,抢夺快到”)。而关于以赛亚的个人生活,人们所知甚少(与耶利米论及自己的许多经文相比)。

以赛亚社会背景

编辑
乌西雅(亚撒亚雅[Azariah],公元前767-740年)在耶路撒冷作王长达52年。格尔森·布林恩(Gershon Brin)指出,这两名字的词根逐渐演变成同一个词根,这就是为什么他有两个名字。
正是在乌西雅执政期间,提革拉毗列色三世开始向西扩张,并与以色列对垒,强迫他们向他进贡(米拿现,比加,王下15:29;亚述年鉴)。
乌西雅取代祭司擅自烧香,上帝因而责罚他,使他患上大麻风。此后,他的儿子约坦替他管理国事(王下15:7;代下26:21)。赛6章的背景正是乌西雅王去世的那年(6:1)。乌西雅总的说来是比较关注灵性的事,他死于麻风病;大家可能会问以赛亚和他到底有什么样的关系。
约坦(公元前750/40-732)敬神虔行(王下15:34),但在他执政期间,以色列/亚兰(Syria,也译作叙利亚)开始攻打犹大,犹大从此逐渐衰落。
亚哈斯(公元前732-716年)不敬畏上帝(王下16:13)。他在位期间,耶路撒冷遭到了以色列和亚兰联军的猛烈进攻(王下16:5、6;代下28:5-15)。亚哈斯派人请人提革拉毗列色支援(王下16:7-9)。提革拉毗列色欣然接受了亚哈斯的礼物和请求,出兵迫使以色列和亚兰停止攻打犹大。正是在这转折关头,以赛亚遇见了亚哈斯,并要求他相信上帝的拯救,但他的建议被亚哈斯一口回绝(赛7:1-19)。
希西家(公元前716-687年)以及他后来的继承人约西亚(Josiah)以敬畏上帝的热心和所推行的改革而为人所知(代下29:1-31:21)。然而,在他统治期间亚述的威胁越来越大,直到后来西拿基立进攻包括耶路撒冷在内的犹大重镇,使得希西家被迫向亚述纳贡。就在以赛亚与亚哈斯相遇并警告要依靠耶和华而不是亚述的地方,拉伯沙基(Rab Shekah)羞辱了希西家(代下32:1-23),真算得上是报应有时。希西家接待了在巴比伦刚刚兴起的政治势力的使者。他们的目的可能是希望在亚述西边煽动起反对亚述的叛乱。

以赛亚其人争议

编辑
以赛亚书》的前39章和后27章之间存在着明显的差异。(这里暂不考虑36-39是自成一体的)。这些差异直接导致了一些批判性的学者认为《以赛亚书》有两位,甚至有三位或四位不同的作者。本书前半部分的重点在于审判,而后半部分显然是安慰、鼓励人的信息:"你们要安慰,安慰我的百姓。"(40:1)。本书后半部分内容的背景肯定是被掳期间(从先知的角度),它是用来鼓励被掳的犹太人,同时应许他们复兴,以及弥赛亚带来的祝福。
以赛亚书》中最不寻常的部分是有关"耶和华的仆人"的段落,即第42、49、52、53章。

以赛亚以赛亚书

编辑
由以赛亚执笔,大约在公元前723年之後完成。记载关于犹大国和耶路撒冷的背景资料,以及当时犹大国的人民在耶和华前所犯的罪,并透露耶和华将要采取判决与拯救的行动。

以赛亚目录

第一部分:审判(1-39章)
A. 耶和华指出犹大违背了他的约,因而要受到惩罚 1:6-13
B. 耶和华应许拯救犹大,并预言一位神子的来临 7:1-12:6
C. 耶和华督促犹大信赖他,因为他要惩罚犹大人所期望与之联合来抵御亚述的那个国家。12-23章
D. 耶和华显明他施行拯救与审判的绝对权力 24-27章
E. 耶和华发出一系列的警告,说明只有他而不是埃及才能真正地拯救人。28-33章
F. 有关上帝复兴他的子民及其土地的最后的信息。 34-35章
G. 通过一段历史,说明亚述的威胁是如何被解除的,上帝是如何解决这问题的36-39章
第二部分:安慰(40-66章)
第一单元:上帝应许复兴以色列;上帝仆人的工作40:55章
A. 耶和华说,犹大为她的罪的受罚已经到头,将被重建。40:1-31
B. 耶和华救赎以色列民,显出其伟大。41:1-29
C. 耶和华向人启示将来要治理世界的仆人 42:1-25
D. 耶和华呼吁以色列信靠他,因为他将拯救她。 43:1-28
E. 耶和华再次把自己和遍及以色列的偶像相比,并应许复兴以色列。 44:1-28
F. 耶和华借呼召居鲁士拯救他的子民,显明他的权能,并向全宇宙发出救赎的呼召。45:1-25
G. 耶和华宣告巴比伦的宗教的破灭,力劝以色列接受他作主。 46:1-13
H. 耶和华声言将惩罚巴比伦。47:1-5
I. 耶和华应许要拯救犹大摆脱巴比伦。48:1-22
J. 主耶和华的仆人是世界的救主。 49:1-26
K. 耶和华说明为什么要惩罚犹大,“仆人”再次发言。50:1-11
L. 耶和华呼吁剩余的忠信之民信靠他。 51:1-23
M. 催促犹大逃离他的压迫者。52:1-12
N. 犹大将因“仆人”的代替她受难而被救赎。52:13-53:12
O. 上帝应许以色列在将来要大大复兴。 54:1-17
P. 耶和华以色列人发出重要的呼召。 55:1-5
第二单元:以色列犯罪招致上帝的惩罚 56-59章
A. 上帝要求人行公义,顺服他。56:1-57:21
B. 以色列人对上帝的呼吁。 58:1-14
C. 上帝再次指明百姓的罪。 59:1-21
第三单元 盼望新天新地 60-66章
A. 以色列将荣耀地复兴 60:1-22
B. 以色列的复兴必要通过“仆人”而实现。 61:1-11
C. 蒙上帝所眷爱的锡安的境况。62:1-12
D. 上帝论述他在将来和过去的拯救。63:1-19
E. 余民祈求复兴。 64:1-12
F. 上帝向忠信的余民呼吁,谴责以色列中不信的人。65:1-25
G. 上帝以其永恒与人的有限作比较,总结上文;并最后说明锡安的荣耀。66:1-24

以赛亚结构

以赛亚书》大致的结构当然是分成两部分:1-35(36-39)章以及40-66章。
1-39章有两个历史焦点:第七章亚兰以法莲(Syro-Ephraimite)战争,其中以赛亚敦促亚哈斯信赖耶和华(即劝亚哈斯不应向亚述求援);以及36-37章中的亚述的入侵。以赛亚在"上池的水沟头、漂布地的大路上(conduit of the upper pool, on the highway to the fuller's field)和亚哈斯相遇,这也就是拉伯沙基辱骂并威胁希西家的地方,而后者信赖耶和华并且得到了耶和华的救助。《以赛亚书》的这一部分应当看作是"亚述"部分,应被理解为犹大对亚述威胁的回应:上帝催促犹大悔改认罪,信靠耶和华,寻求他的拯救。
36-37章记述了亚哈斯拒绝信靠耶和华(亚述支援了他,而后却成了他儿子的敌人)而导致的毁灭性的后果。同时,这里也显明了上帝对于悔改认罪的希西家的恩典:亚述被上帝以超自然的力量击败。
而另一方面,38-39章则远瞻巴比伦及犹大被掳,这是本书后半部分的主要内容。(这两章在时间上应在36-37章前面,因为米罗达巴拉但(Merodach Baladan)在公元前702/701年逃往巴比伦。这样,他的使者必定是在公元前703年被派往犹大)。
40-46章是对犹大被巴比伦掳掠的回应(预言),催促犹大认识耶和华是独一的真神,并因他通过他的仆人使其子民和世界归回他自己的作为而欢喜。

以赛亚时代的适切性

编辑
在进行任何有关在现代处境中的适切性(contemporary relevance)问题的讨论前,我们有必要来看看《以赛亚书》在其成书时期历史处境的重要意义。而这本身就是一项重要的研究。《以赛亚书》在《新约》中被广泛应用(多达411次)。我们因此应该清楚地认识到,《以赛亚书》的意义远超过自身在历史中的作用。对于《旧约》,人们总是把它放在其"生活处境"(sitz im Leben)中进行研究。这样,我们应该把《以赛亚书》放在它自身的历史、文化背景中来研究,以确定它对当时的人的意义所在。同时,我们应该考察其中的一些经文是不是以预言的形式出现,这些预言在被记录成文字以后才会应验。我们无法同意麦肯锡(McKenzie)的说法,即《以赛亚书》53章所提到的代替受难(vicarious suffering)并不像后来的教会所认为的就是指耶稣基督而言。我们相信,第53章的唯一的内涵就是指耶稣基督的死。同样,《以赛亚书》的部分预言也在《新约》中应验了,有些部分则要等到末世才会应验,而另有些部分只能间接地应用于我们的时代。后者促使我们询问:"在何种意义上我们是和以色列人一样,这样上帝对他们讲的话,也同样是针对我们讲的?"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小说 其他